您好!欢迎访问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官网!
 
分支机构
最新动态 图片
分会动态 MORE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
       澳大利亚新格里菲斯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昆士兰州沿海虎鲨的数量下降了71%。


       研究的主要作者,来自澳大利亚河流研究所的Chris Brown博士指出,这种下降幅度出人意料,因为虎鲨是适应性最强的大型鲨鱼物种之一,母鲨每三年可以产下70只幼崽,这意味着该种群应该能够适应适度的捕捞。虎鲨是顶级掠食者,几乎没有天敌,所以数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。过去的研究表明,虎鲨主要被公海以及澳大利亚海域的商业捕捞、休闲渔业,还有昆士兰的鲨鱼控制项目(SCP,当地利用渔网和/或鱼钩设施减少鲨鱼对沿海冲浪、游泳人群袭击的做法)捕获。Brown认为澳大利亚本土鲨鱼物种受到的威胁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虎鲨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数量减少表明,澳大利亚在保护当地特有鲨鱼种群方面做得还不够。


       此外研究报告的共同撰写者,昆士兰大学的George Roff博士说:“我们还惊讶地发现,与热带水域相比,昆士兰南部海域的海平面下降幅度更大,虎鲨是一种热带物种,随着澳大利亚东海岸的长期变暖,预计它们将进一步向南迁徙。”


       这项研究是由新格里菲斯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展,得到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的资助,并发表在《生物保护》期刊上。


       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griffith.edu.au/2019/09/11/decline-in-tiger-shark-population-defies-expectations/#.XXmJTxs6Jy0.facebook


 
分会列表